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最新话题 >

通過巧取豪奪掌控上百億資產家族黑惡勢力盤踞當地十余年

发布时间:2021-11-22 点击数:

  圖為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徐長元等24名被告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進行公開宣判的現場,法院以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13個罪名,判處被告人徐長元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劉源 攝

  “人不能把錢帶走,錢卻能把人帶走。”在3月27日播出的政論專題片《掃黑除惡——為了國泰民安》裡,遼寧省大連市金州新區管委會原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徐長元在接受審查調查時發出慨嘆。

  40多年前,徐家兄弟的母親去世時,家裡接近赤貧﹔40多年間,“庄河徐家”名下的公司一度發展為掌控資產上百億、在當地舉足輕重的商業集團。案發后,偵查機關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資產包括:房產2700多套,土地43宗,注冊企業46家,車輛142台……隨著徐長元被查處,徐家兄弟利用權力、地位影響和暴力手段巧取豪奪“發家致富”的違紀違法行為逐漸公之於眾。

  “我永遠記得那一幕:1972年我17歲時的一天,病重的母親給兩歲的五弟喂完奶后,拉著我的手囑咐道,一定要把弟弟妹妹照顧好,我含淚點頭,她就去了……”直到今天,身為長子的徐長元一提起這段心酸往事,還會眼泛淚光。

  母親去世后,徐長元輟學到生產隊勞動,幫助父親養活弟弟妹妹。那時的徐長元吃苦肯干,18歲因表現突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29歲,任庄河縣包裝制品廠廠長﹔39歲,任庄河市市長助理……之后,歷任庄河市副市長、市長,瓦房店市市長、市委書記,長興島臨港工業區和金州新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書記直至大連副市級干部。庄河、瓦房店、長興島、金州,徐長元仕途所及之處,成為徐氏家族企業發展中的重要地理坐標。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末起,隨著徐長元一路升遷,二弟徐長發、三弟徐長波、四弟徐長威、五弟徐長寶先后成立多個經濟實體,並以長波物流為母公司成立長波集團,下轄長波地產、長波汽貿、長威物流等公司。2008年后,又成立了常巍房地產、信誼典當、營城子建材市場等幾十家公司。

  老大徐長元從政,其弟從商,其妹徐秀敏管賬,大家漸漸達成默契。而徐長元又是如何“照顧”弟弟妹妹的呢?

  經查,徐長元歷年來貪污、挪用公款、受賄數億元,大部分交由長波集團統一支配。他和集團在利益分配方面高度關聯、深度捆綁。

  “當時從徐長元家中發現的暫扣款僅為25萬元現金,令人意外。”遼寧省紀委監委的調查人員告訴記者,徐家具有財產家族式管理特點,各家沒什麼“私房錢”,企業收入全部上交,所有資金都交由集團統一管理分配。家族和集團的資金混雜使用,徐長威、徐長寶手下的打手、小弟也彼此串用,均為徐氏家族和集團利益服務,形成了家族、集團、組織三位一體、無法分割的特點。

  劉某某是長波物流的貨車司機。因為欠了公司七萬元左右的車輛承包費,他被強行關押在庄河某賓館。家人勉強湊出一萬元,可對方並不滿意,“你也還不上錢了,給老板一個誠意,不行就剁手指頭吧。”瀕臨崩潰的劉某某別無選擇,隻好同意。

  劉某某手起刀落,兩刀下去,左手小指前端被生生斬斷。回家沒幾天,卻等來了令人絕望的消息:“老板說了,車你還接著開,欠公司的錢免一萬,剩下的干活繼續還。”

  劉某某忍氣吞聲,家人欲哭無淚:“徐家老大是瓦房店市長,他們家勢力太大,誰敢報警?”

  為了催收管理費和承包費,“老板”徐長威、徐長寶指使手下多次將欠款司機押至賓館非法討債。

  其間,司機李某喝農藥自殺,送醫后仍被徐家手下折磨,造成李某雙腎衰竭、終身殘疾﹔司機邱某為從非法控制中逃脫,在高速公路上跳車被碾壓,其家屬甚至在調查組了解情況時,仍忌憚徐家勢力不敢出面……

  事關他人生死卻稱“小事”的徐長元,是徐家的“大家長”。早在徐長寶進駐普蘭店搞房產開發時,徐長元就指點他,物業一定要自己人干,招保安要找一些“有震懾力的”,“個別來鬧事的,也不要客氣”。這話傳到保安中間便成了“老板有錢,隻要打不死人就沒事兒”。

  有誰敢在國土局舉辦的競標現場公開揚言“左手舉牌左手掉,右手舉牌右手掉”?徐家人就敢。2004年,徐長寶成立了大連長波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強攬工程、惡意競標,威逼、恐嚇他人低價轉讓資產。競標前,打手們就在庄河市國土局門口公然威脅競買人。結果競拍時,除了徐長寶的人,果然無人敢舉牌。

  就這樣,在徐長元的指點、縱容下,徐家依靠其政治地位,盤踞大連地區十余年,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先后實施了詐騙、高利轉貸、非法拘禁、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故意傷害等犯罪行為24起﹔實施非法討債、強迫交易等違法行為35起。

  這些違法犯罪行為讓“庄河徐家”成為地方一霸。老百姓避之唯恐不及。當地人流傳一句話:“沾上老徐家就沒好事。”

  長波汽車銷售有限公司院內,一輛警車長期停放,誰能想到這裡竟是個賭窩?聽聞有警車護院,庄河、丹東等周邊地區的賭徒紛紛慕名前來,徐家大發其財。

  孫飛一直喊徐長寶“五哥”。據他講述,自己有意接近徐長寶,是因為“靠上這棵大樹,在社會上也能更好發展。”江明勇同樣如此,“徐家有當官的、有做生意的,是庄河第一大家族”,他從主動靠近孫飛開始,漸漸幫著徐長寶辦事。

  孫飛因為暴力犯罪被判刑后,徐長寶持續為其繳納社保、補償生活費。是徐家對手下格外仗義嗎?事實是,孫飛手下將人打成重傷后,150萬元賠償金,全部都是徐長寶強令手下及多名參賭老板湊的。

  在孫飛、江明勇涉黑案案發后,徐長元為包庇、保護徐長寶,多次以老領導身份干預司法。

  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原院長張明鵬在看守所向記者回憶,當時徐長元是瓦房店市委書記,提前打招呼說有個庄河的案件要交過來,張明鵬心領神會。徐長元此后多次過問案情,並明確交代“快審快辦,不要節外生枝”。

  盡管有張明鵬從中操作,2010年,孫飛、江明勇仍因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被判刑。畢竟心中有鬼,徐長元、徐長威要求家族在庄河市所有產業全部撤離。

  徐長寶隨之成立了大連常巍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普蘭店開發海灣新城樓盤。他行事風格依舊,以招收保安為名,大肆網羅黨羽。海灣新城繼而接連發生了保安隨意毆打他人、持械打砸車輛、以輕軌遮擋採光為由聚眾阻礙施工等惡劣事件。

  2013年5月,徐長寶經人引薦,與時任大連市公安局普蘭店分局南山派出所所長曲波結識。徐長寶向曲波提出海灣新城小區在其管轄范圍,保安常與業主等發生沖突,希望給予關照。曲波考慮到徐氏家族實力雄厚,有意與徐長寶加深交往,便接受了請托。曲波此后在涉及徐家的案件處理中多次嚴重違規違紀,換來的回報是,以低於市場價58萬余元,購得該小區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屋。

  2005年,大連市開始開發長興島,徐長元兼任長興島臨港工業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書記。

  2008年6月,徐長元特意交代徐長威,“長興島有幾個項目挺好,你與王守寬聯系,為了避嫌,你不要出面,如果哪個環節上卡住了,讓他直接來找我。”

  之所以會相中商人王守寬來當“白手套”,是因為在徐家人眼裡“老王這人不吃獨食,有眼力見兒,有錢大家賺。”而這個“有眼力見兒”的老王卻在看守所告訴記者:此生最后悔認識徐氏兄弟,腸子都悔青了。

  可在當時,面對巨額利益誘惑,王守寬喜出望外,他正苦於投資開發房地產資金不足。徐長威當即表示錢不是問題,幫他湊齊了競買保証金。

  如此熱心,徐氏兄弟看中的是背后的“肥肉”——招商引資獎勵。徐長元覺得這是個機會,一方面,可以完成自己的招商任務,另一方面,可以獲得高額獎金。他不惜要求財政局挪用公款借給王守寬。在徐長元的督促下,招商局甚至安排專人協助王守寬的衡逸公司公然造假,以履行完相關手續。

  截至2009年12月底,在徐長元與徐長威共同為王守寬虛假引進的外資中,長興島管委會就借資3.28億元。

  這還不夠。2010年7月,王守寬提出想提高獎勵金額。出於“共同的利益”,徐長元再次打破規矩,在未組織召開管委會常務會議的情況下,將獎勵比例提高。同年12月,徐長元安排向衡逸公司撥付了6000多萬元獎勵款,其中4000萬元隨即進了徐家戶頭。

  “簡直是荒唐,典型的損公肥私。”知情者這樣評價。管委會自己墊錢,名義上完成了招商引資任務,卻沒有得到任何實質項目,還白白掏了巨額獎金。

  房產、物流、放貸……徐家的買賣遍地開花,是徐家人特別有經商頭腦嗎?是他們越來越會利用權力獲取巨額回報。

  2010年,王守寬與徐長威合作的長威木材市場動遷項目啟動,兩人嫌甘井子區政府對地塊的評估價過低。找徐長元商議后,徐長元支招道:“你們自己找家評估公司,多評一些,有個依據,然后再跟政府談。”

  徐長威便委托熟人按照自己的意願重新評估。評估后,評估價一下漲了10多倍。這麼“水”的評估報告是怎麼做出來的?

  海灣新城的售樓員小趙有天正在值班,突然被叫去幫忙。去了看到桌子上放著一摞空白的租賃合同,已經有人在埋頭填寫了,小趙被告之“名字隨便寫”,於是她學著填了十幾份。

  這正是徐長威一手導演的。他們通過炮制560份假租戶合同,虛報高額賠償預算。

  最終,通過一系列造假,該地塊補償價遠超地塊實際價格。這麼明顯的虛高價,怎麼順利通過審批的?

  參與此事后被調查的甘井子區時任常務副區長侯禎濤道出了其中“苦衷”:高額補償價是徐長元之弟徐長威提出的﹔時任大連副市長張軍又曾多次表示“補償結果要盡量讓長威木材市場滿意”,考慮徐、張二人的權勢,自己不敢得罪,開了綠燈。

  此樁土地的動遷、收儲中,徐長元、徐長威伙同王守寬等人騙取政府動遷補償款5.87億元。

  在權力、財力、暴力的相互助長及共同作用下,徐氏家族在庄河、普蘭店乃至大連市均造成了惡劣影響,群眾反映強烈。

  2015年5月,徐長元年滿六十,他快速辦理了退休手續,隨即出任長波集團決策委員會主任,直接領導集團經營管理。

  急於從幕后走到前台,是因為徐長元預感到了風險。他稱“知道很多方面不正規”。懾於反腐敗高壓態勢,早在一年前,他就選擇將部分受賄款退了回去。

  徐長元身份地位特殊。一方面,在血緣關系上是徐氏兄弟中的大哥,由於當家早,在家庭內部事務、家庭紀律和管理上有話語權﹔另一方面,他具有領導干部身份,見多識廣,有能力對家族發展的重要事項進行決策,也有條件為家族事務打探消息、疏通關系。

  多行不義必自斃。接獲大量群眾來信舉報后,2018年4月,遼寧省紀委監委第十紀檢監察室對徐長元有關問題進行初核。

  7月6日,經遼寧省委批准,對徐長元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審查調查,並採取留置措施,省紀委監委為此成立專案組。這是該省紀委監委查辦涉案金額最大、涉案人員最多、涉案時間最長、涉案類型極其復雜的一起官商一體、官黑一爐、商黑交織典型案件。

  “家族”和“組織”無法分割,徐家人在組織運轉中分工明確、各司其職﹔“家族”和“集團”無法分割,各企業的收入都由家族統一支配。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有關規定,並綜合專案組調查情況和現有証據,認定庄河徐氏家族已經具備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特征、經濟特征、行為特征和危害性(非法控制)特征,四個特征聯系緊密,無法分割。

  徐長元、徐長威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詐騙罪等,數罪並罰,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徐長寶被判刑25年,徐長波、徐秀敏、徐長發各領刑罰。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大連市共立案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591起,黨紀政務處分446人,組織處理299人,認定為“保護傘”87人,移送司法機關23人,對9個黨組織進行問責。大連市紀檢監察機關共下發紀檢監察建議書110份,督促案發單位和地區查找漏洞,認真整改、建章立制。通報曝光典型案例5批次、23人,持續釋放有“傘”必打、一查到底強烈信號。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